作者/苏更生 诺顿,你好呀。最近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不再出门,不再聚会,大多时候被困在屋子里。只有清晨的时候,我才会走出门去,在没有人烟的河道边散步。南方的冬天虽然湿冷,但最近温度不低

苏更生:历史轰隆在耳旁

作者/苏更生

诺顿,你好呀。最近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不再出门,不再聚会,大多时候被困在屋子里。只有清晨的时候,我才会走出门去,在没有人烟的河道边散步。南方的冬天虽然湿冷,但最近温度不低,早上的时候,只穿件薄棉袄,也不觉得冷,反觉空气清爽,四周寂静,走上一个小时,再回家去,又是一天呆在家里的日子。

只是我清楚,我们并不是在过普通的日子,而是正在穿过历史,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一段共同记忆。起初这让我恐惧。人面对未知的时候,总是会恐惧,但是很快我意识到,只有投身真实,对正在发生的历史做出回应,我们才能真的记住它。

在我眼前刷过的新闻让我悲伤、沉痛或愤怒,当然也有感动。人们总是说,情绪是没有价值的,但我从来不这么认为,这些情绪正是我们亲历历史的证明,我们为之情绪起伏,是因为我们关切,因为我们不仅为自己而快乐或痛苦,我们的心也为了别人而跳动。

诺顿先生,此刻我有很多话想说,而我能做的,就是记录自己在这段历史中的反应。眼前的日子如此清晰,清晰到令人迷惑,我们为什么走到了此处?我依然不解,只是此刻我觉得,是时候鼓起勇气,感受、记录、思考、质疑,并不再沉默。历史第一次如此迫切地走到我们面前,让我不得不做出反应。

为此我不想忘记每一次哭泣,试图为共同的命运而伤感。总有人质疑别人的动机,诺顿先生,我觉得这不可避免,但这也不能阻碍我们来表达。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需要自证清白才能说话?我不知道,并为之困惑。表达是如此艰难,而俏皮话又是如此轻易,在艰难和轻巧之间,很多人只想做轻巧的事。这是不对的,个体之间如此责难,显得愚蠢又轻浮,真诚表达的结果应该是交流、碰撞和思考,而不应该是诛心和嘲笑。

现实的沉重让人意识到,日子和日子分出了界限,我们不能再按照以前的方式生活。我们应该鼓起勇气。以前我以为勇敢是种天性,觉得自己不是天生勇敢的人。但是此刻我却觉得,勇气不是天生的,勇敢是一种选择。

诺顿先生,每个人都要做出很多选择,选择表达或沉默,选择真相或谎言,选择改变或放弃,在这 一刻,我只会选择前者。是每个选择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做出勇敢的选择,就是勇敢的人。

为此我相信,每个普通人,都有可能做出勇敢的选择。选择就是这样,可以选择Yes,也可以选择 No,我不相信有什么天生勇敢的人,都是理念的拉扯与情绪的碰撞,在偶然间就做出了不起的事。做一个勇敢的选择并不难,难的是每一次都做出勇敢的选择。

但是这也没关系。我总是说人生很长,时间还很多,我们会有很多次机会做出各种选择,一时选错或逃避,也不是什么罪过。有时候我想,人总会有一瞬间意识到,生活是没有办法逃避的,尤其是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平常的日子里,过得含混不清也就算了,可真当灾难来临,人必须面对。

此刻我们都在面对。诺顿先生,和所有人一样,我们都曾期待过一生顺遂。可是我也知道,这大概率上是不会发生的,我们总有某些艰难时刻,不管是对所有人,又或是对某个人。我们不能奢望成为命运的宠儿,永远平安无虞。为此我们应该明白,唯一能够保护我们的,就是我们胸腔中的勇气,不逃避,不放弃。

此刻我在南方的黄昏里,发出叹息。诺顿先生,谁曾想历史突然轰隆来到眼前。不到一个月的工夫,毁坏我们原有的生活方式。这也让我明白,原来所谓的日常如此脆弱,容易被改变,那是因为我们的生活不曾建立在牢固的土地上。

这段日子里,远处的哭声来到了耳边,眼睁睁看着别人缓慢地死亡,而我们却无法伸出双手。诺顿先生,此刻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闭上眼。

我很喜欢这句话,“首先应该善良,其次要诚实,再其次是以后永远不要相互遗忘”,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我把这句简单的句子读了十几遍,发现自己不能写得比这更好。记录、思考和不要遗忘,都是勇敢的选择,只有勇敢的选择,才让人有力量。

诺顿先生,新的一年真的开始了。此刻我唯一的愿望是,希望我们都能有力量,再也不会遗忘。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曲尚



更多最新文章:

翰林道连载完整版均见“中文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