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宋钊 你听过俪虾的故事吗? 没有?那我来告诉你。去年,中国科学家在考察深海生物多样性课题时,首次报道了深海俪虾类与舟体海绵属共生关系的实例。 海绵动物是深海中常见的生物类群,能为其它生物

宋钊:情人节话“情人”

作者/宋钊

你听过俪虾的故事吗?

没有?那我来告诉你。去年,中国科学家在考察深海生物多样性课题时,首次报道了深海俪虾类与舟体海绵属共生关系的实例。

海绵动物是深海中常见的生物类群,能为其它生物提供庇护和栖息场所。最为人们熟知的是“偕老同穴”,因其体内经常共生有一对俪虾,终生生活于其中而得名。

当海绵体初发育期,体壁上有孔洞,小小的俪虾轻而易举就能游进去,然后一雌一雄会定居其中。

随着海绵体成长,体壁上的孔洞会慢慢变小;两只俪虾的身体则变大。最终它们会被困在海绵体内永远无法离开,

这究竟是浪漫的爱情故事,还是残酷的生活现实呢?

这取决于你用什么眼光去看它。

年轻的浪漫主义者将其视为永恒爱情的象征,甚至将其作为新婚礼物赠与新人;而在经历过漫长婚姻的现实主义者眼里,这案例中蕴含的反讽意味显而易见:因为无法逃离,只能接受现实,最终换来地久天长的美名。

我猜看到这里,一定有人忍不住想问:不是要谈“情人”吗,我们还以为…..

抱歉让你失望了,嘿嘿。其实这还是取决于你用什么眼光去判定“情人”。

跟你生活在一起的异性(在有些人那里也可能是同性,这无关紧要),难道不是情人么。只不过这种情人关系受法律保护,而法律则是困住那对俪虾的海绵生物的部分构成。此外还有其他,下面再说。

你只需知道,当我谈情人的时候,其实是在谈婚姻就行。

婚姻是作为动物的人类的伟大发明,通过这一制度,原本在自然条件下几乎注定会被淘汰的男人,可以通过其他因素(金钱、地位、名声、外貌)获得原本不可能得到的异性,而且还能得到人类另一个伟大发明——法律的保护。

这也是人类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的文明标志之一。

婚姻设计的巧妙之处在于,兼顾作为动物的人以及作为高级动物的人的综合需求,既(以性为实)满足生理需求,又(以爱为名)满足精神需求。

什么,你说什么样的爱情都不能长久?

没关系,这一点设计者早想到了,因此婚姻也自带“偕老同穴”的锁闭功能。除了前面提到的法律,想想还有多少夫妻因为孩子成长与归属、双方家庭的压力与博弈、经济生存的权衡与考量、甚至家乡父老左邻右舍的眼光等等因素,尚维持着名存实亡的婚姻?

——且不说还有那从熊熊明火转为虽无烈焰却仍有热度的暗火的情感羁绊。这一点尤为重要,往往到最后该放手的那一刻,你才会发现:原本看似只剩残余的情感灰烬,其实有着堪比502胶的粘度。

年轻人或许会问,既然婚姻存在先天缺陷,那么保持单身好不好?

这是个难题,不过大作家萧伯纳却回答的很巧妙。他说,想结婚的就去结婚,想单身就维持单身,反正到最后你们都会后悔。

唯有深谙人性复杂与多变,才能如此一针见血。

如果说萧伯纳回答了年轻人的疑问,那么林语堂那句名言,我愿意拿出来跟各位中年男女共勉。

“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

有过憧憬,经历幻灭,才发现人生不过如此,既不太好,也不太坏;既乏味无趣,却又偶尔能在远方天空看到微茫的希望之光。

如果你恰好还在婚姻里,想想一生短短的时光,身边那个人已经跟你走了这么远路。如果此刻忽然变成独行,怕是会迷路也不一定吧——后面的路可是越走越黑呦。

如此想来,当一只俪虾也没那么糟糕。


更多最新文章:

翰林道连载完整版均见“中文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