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 文/尚长文 王春燕今年51岁,是个退休1年有余的油田女工。 18岁之前,王春燕是个乡下姑娘,18岁之后是个漂在油田的农民工。她长得漂亮、水灵,讨人喜欢,就冲这个,来油田的第二年,就有人给王春燕介绍对象。

尚长文:出轨

出轨
文/尚长文

王春燕今年51岁,是个退休1年有余的油田女工。

18岁之前,王春燕是个乡下姑娘,18岁之后是个漂在油田的农民工。她长得漂亮、水灵,讨人喜欢,就冲这个,来油田的第二年,就有人给王春燕介绍对象。介绍的小伙子,要么是钻井的,要么就是勘探的,都是长年工作在野外的艰苦工种,王春燕却不在意。她知道,自己来自乡村,能找个逢月拿工资的油田工人就可以了。遗憾的是,那些小伙子们虽然很喜欢王春燕,却不甘心自己找个农村来的,见上几次面就退缩了,让王春燕伤心得不行。

之后就遇到了“油二代”李小龙。和李小龙第一次见面,王春燕就告诉对方自己是个乡下人。王春燕说,你若嫌弃就算了,就别浪费时间。李小龙却不在意。李小龙说,乡下人怎么了,我父母也来自乡下么。

王春燕听了便感动得不行。

李小龙也是在野外工作,属于那种野外干半月,回来休一周的工作。在王春燕看来,干什么工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小龙喜欢她,她也喜欢这个朴实的小伙子,这就够了。

每次休班回来,李小龙都会带着她出来吃上一两次饭。油城的街道上,有很多沿街的小饭店,那些饭店门面都不大,一间房子或者两间房子大小,主要有凉皮店、面馆、饺子铺、火锅店、拉面馆。有的店则是经营特色菜的,像东北杀猪菜、武汉鸭脖、昆明汽锅鸡,等等。

小饭店其实是年轻人谈对象最好的地方。很干净,很清静,却不冷清,随便来点吃食,便可以慢慢地坐在那里边吃边聊。

在李小龙带她去过的店里,有一家小店给她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那家小店名叫黄河口炖鸡店。门面不起眼,味道却非常好。鸡肉炖好了,端上桌,盆里飘出的热气,浓香,厚重。

李小龙很喜欢那里的炖鸡肉,王春燕就想,以后要多炖给李小龙吃。她曾专门去到后厨查看,想搞清楚那些鸡肉是怎么炖出来的。却什么也看不见。老板娘告诉她,黄河口炖鸡,除了选择笨鸡,更重要的是炖鸡的原料。

老板娘说,那些原料,除了常见的厨房里的香料,还有自己配制的中草药。

中草药也能入料?王春燕好奇地问。

当然!对方回应道。

王春燕就不再问了。她知道,再问就是自讨没趣了。

除了黄河口炖鸡店,李小龙还带她去一家叫单县羊肉汤的小店。王春燕本来对羊肉不感冒,但李小龙喜欢,王春燕便也从心里接受了羊肉。

后来,李小龙再约王春燕下饭店,王春燕便不愿意去了。她告诉李小龙说,以后去食堂得了,下饭店太花钱。她让李小龙把钱省下来,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李小龙就感动地将王春燕搂在怀里。

王春燕告诉李小龙,自己最拿手的就是包饺子,只可惜单位不具备开伙的条件。李小龙就安慰王春燕说,日子长着呢,以后结了婚,你天天包给我吃。

王春燕说,你要吃不烦,我就天天包给你。

李小龙伏在王春燕的耳边轻声说,我最喜欢的,就是天天吃你包的饺子。再有,就是睡你,天天搂着你,睡你。

王春燕的脸便红了。

两个人进入热恋没多久,李小龙的父母便找了过来。听说儿子谈了个乡下来的临时工,李小龙的家里便炸了。再从野外工地回来歇息时,父母便一步不拉地盯着李小龙,再不让两人见面。

后来,王春燕便嫁给了现在的老公。王春燕嫁人时,已是油田的合同工了。能成为油田合同工,自然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明里暗里的竞争,王春燕甚至献出了自己的女儿身。

这也因此成为一段王春燕不愿回忆的往事。

王春燕的老公却没有忘记。男人把这笔帐记在了李小龙的头上,认定是这个叫李小龙的家伙夺走了老婆的初夜,便一次次地逼着王春燕交待过往的情形。

王春燕当然是死也不讲。

王春燕和李小龙黄了以后,很长一个阶段都没有忘记李小龙。毕竟,李小龙是第一个走进她内心的男人,这个男人温柔可爱,他在乎自己,就连看她的眼神都是温情脉脉的。可以说,是这个男人第一次让她感受到了爱的浪漫。

王春燕和老公结婚前,也曾带着男人到黄河口炖鸡店吃过鸡,还到单县羊肉汤店去吃羊肉,却再没了那种纯香和诱人。她知道,这个世上,再没有一家饭店能给自己制作出那种沁香美味食品了。

婚后,王春燕的日子一直没有顺当过。王春燕单位上的效益不好,转岗下岗再就业,工龄买断、企业改制,油田所有的改革措施,简直都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每一轮改革到来的时候,王春燕都要饱尝一遍改革的滋味。

男人也帮不上自己的忙。男人一直在远离油田的新疆地区打井,每干三个月,才回油田本土休假一次,有时候,王春燕睡梦中一觉醒来,看着身边躺着个男人,不期然地便会吓一跳。好不容易熟悉了对方的身体时,男人又该回到钻井队了。儿子也不省心,学习很差,只好花大钱学艺术,临了上了个艺术类的二本。

儿子艰难地考取二本后,王春燕便撞到了50岁退休的红线。好在没有多少心操了,退下来也好安排一下未来的生活。可是,毕竟已这个年岁了,还能有什么美好生活在等着自己呢?就是在这时,王春燕遇到了李小龙。这时候,时间已过去了30年。

这段漫长的岁月里,王春燕和李小龙其实就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只是灰头土脸地奔各自的生活而已。

李小龙有所不知的是,他的名字始终回响在王春燕耳边。主要的原因是,王春燕的男人发现老婆嫁给自己时,已经不是个处女了,就觉得自己太亏了。

男人隐约地知道,在这之前,王春燕曾和一个叫李小龙的家伙谈对象。男人想,这几乎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

于是,男人动不动就喜欢提到李小龙。尤其是在做爱的过程里,便要提到李小龙,探问李小龙是不是也给她带来过这样的快感。王春燕知道,这是男人在折磨她。便气得不行。于是到了后来,王春燕索性便把身体上面的男人想象成李小龙。

也于是这么多年,李小龙便像个影子般地活在王春燕的生活里。

现在,李小龙真的找了过来,来的那么突然,仿佛是从天而降。其实,要找到王春燕也很容易,一个普通的石油女工,又能去到哪里呢?

李小龙是在小区的门口遇到王春燕的。

这显然是一个预谋,形式上却是不期而遇。小区的大门口,两人寒暄了几句,见王春燕神色不宁,便大方地说,春燕,我实话实说了吧,我来就是专门找你的。

找我干吗?王春燕这话说出口,自己都知道是一句废话。遇到李小龙的刹那间,王春燕就明白了对方是有备而来的。李小龙却没有明说。李小龙说,中午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王春燕没有理由拒绝李小龙。

便去到饭店。

仍是一个小饭店。待坐定,菜很快就上来了。李小龙吩咐服务员上了一瓶干红。李小龙说,春燕,从前你不喝酒,今天是我们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面,喝点干红吧。

李小龙说,当年,你很喜欢吃黄河口炖鸡、喜欢喝单县羊肉汤,可惜这两家店早没影儿了。

这话就像刀子一样,直朝着王春燕的心窝子攮。王春燕口中的酒便凭空多出了一番滋味。李小龙说,春燕,我们都老了。再不找你,以后恐怕连拥抱你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小龙说,你还记得当年我说给你的话吗?

王春燕望着李小龙,满眼全是疑问。

李小龙说,当年我说过,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能吃上你的饺子,还有,还有就是,能搂着你睡觉。

李小龙说,春燕,你得答应我。

情绪激动的王春燕红着脸看了一眼李小龙。

按着李小龙的意思,吃完饭就应该直接去宾馆才是。王春燕却似乎从酒中醒了。王春燕说,太突然了,你让我消化一下。

李小龙说,这么多年了,还突然么。

王春燕说,既然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一天半天的还等不了么。

王春燕低着头解释说,这也是圆梦,就让我准备一下吧。还有,我想给你包顿饺子,那时就想着给你包饺子。

李小龙的眼睛里喷着火。李小龙说,我等不及!

等不及也得等。王春燕像安慰孩子似的对李小龙说,都给你留着呢!

说完,王春燕便匆匆地离去了。

按照俩人约定的时间,再见面是在次日的傍晚。

之所以选择在傍晚,主要是听从了王春燕的意见。或许,放在晚上会更有洞房花烛夜的感觉,也或许是夜晚的灯光下,女人会显得年轻,再或是为了让李小龙吃上一顿可口的饺子?唉,谁知道呢?女人的心,天上的云,看不懂也看不透啊。

次日一大早,王春燕就忙上了。走出门来,王春燕抬头看了一下头顶的天空,天色阴沉,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王春燕去到集市,买来了当天从海边运来的大虾,又买了一把新鲜韭菜。回到家里,她把那些虾去掉皮,又将晶莹的虾肉放进一个印有青花的盘子里。大虾剥完了,王春燕用保鲜薄膜将盘子进行密封,然后再放进冰箱里。

中午,王春燕吃得很简单,也没有胃口。按照平时的生活习惯,午饭后,无论如何都得小小的休息一下,哪怕半个小时也好。但这个午后,却怎么也难以入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番,便索性起床,随后便去到卫生间,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之后才感到身体变得舒服些了,头也不是那么痛了。

沙发上无所事事地坐了一会儿,便又下到厨房,将上午剥好的虾从冰箱里取出来。接着把韭菜择利索、洗干净。想到要给李小龙制作自己亲手包的饺子,王春燕开始有了微微兴奋的感觉。

饺子馅儿做好了,王春燕想了想,又点了少许的白糖进去。白糖提味儿,王春燕注意到,许多家庭主妇往往都忽略了这一点。之后,王春燕开始包饺子了。她屏住呼吸,温柔地轻轻地挤压着面皮,从她的手上出来的饺子,真的不是用漂亮这个词就可以形容的,元宝一样,胖胖的,鼓鼓的,简直可以说是精致、精美。

饺子包好,时间也只是下午的四点多。初夏的四点多,室外明光四射,现在就赶过去,还显得自己急火火的。看了看案板上的饺子,王春燕想了想,便把它们暂时冷冻在冰箱里。趁着这功夫,王春燕决定按着昨晚想好的程序给自己化一下妆。

当然得化个浓妆。51岁的女人出去约会,不化妆不但不礼貌,也让人目不忍睹。毕竟眼角处已有了细密的皱纹,靠近鼻梁的地方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斑斑点点。就是这些斑点让王春燕不断地充满恨意。都说女人三十豆腐渣,51岁的女人,自然连豆腐渣都算不上了,那又算什么呢?

王春燕进到洗手间,打开灯光,一边洗脸一边端详着自己。她先用洗面奶洗脸,洗完后,待凑近到镜子前一看,脸上的斑点倒似乎显得更加明显,索性又用磨砂洁面乳重新来过,然后是爽肤水、乳液之类的一起上阵。

一阵轻揉与拍打之后,便轮着散粉上阵了。王春燕觉得,不刷一层散粉,不但谈不上亮丽,简直就是十足的黄脸婆。

腮红也得有。只有这样,自己或许才有可能显得年轻一些。可是,有了腮红就真的能年轻吗?人造的、堆砌的年轻,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呢?王春燕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突然间有了一种莫名的想流泪的感觉。

因了这种伤感,接下来的环节,王春燕就变得有点简单和马虎了。眼睛周围原本是重点处理的部位,她也只是取过眉笔,把眉毛的中间部分加深一点就算了。

然后,又用一支红色唇膏,简单而潦草地涂了一下,便将其放回到了原处。看来,王春燕的情绪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或许还是有点赌气,恼恨着李小龙当年在婚姻的争取上态度并不坚决吧。

但赌气也罢,恼恨也罢,只过了一小会儿,王春燕的心就软了下来。干吗要怪他呢,那时候,他不也才20出头么。20出头的男娃娃,在今天自己的眼里,不还是个孩子么。

便赶紧去下饺子。沸水里饺子下锅,点过三遍水盛起。先是放在盘子里,待微微凉了,这才一个个的小心地装在铁饭盒里。王春燕想,当年若是能这样的每天给李小龙盛饺子,再亲手端上桌,然后就坐在旁边看着男人大口的狼吞虎咽,该是一种怎样的享受呢。

现在,已经傍晚的六点半了。往常这个时候,该是自家吃晚饭的时候了。王春燕用保鲜袋包了两双筷子,将它们和饭盒一起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她拎着饭盒走到了家门口,又调皮地走到客厅,将手中的袋子放到茶几上,人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王春燕想,那个家伙现在可能正盼着自己进门呢,她想好好地饿一下他。她想借此看看,男人是先吃饺子,还是先“使坏”。但不管怎样,这次,自己都不能轻松地放过他,得惩罚一下他。

王春燕甚至想到,在他亲吻自己的时候,自己会闭紧嘴唇咬紧牙关,决不让他的舌头轻易进来。只有这样,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就这么得意地冥想了一会儿,一抬头时针已快七点了。便慌慌地站了起来,拎起袋子往门口处走。心下里就有点责怪自己,原想着天色暗下来,再去宾馆便不至于招人注意,却不料自己一走神,竟然就这么误事儿。

这会儿,李小龙一定在宾馆里等急了吧。想到男人说不定会因此生气,王春燕就后悔自己刚才的大意。

到了楼下,王春燕看看天,天仍阴沉着,雨还没下,但空中的风已经大了、凉了。身边走过的人,显然已加快了脚步。王春燕便想重新上楼取一把雨伞再走,可是,重新走回家里,再翻箱倒柜地找雨伞,岂不又要耽误时间么,便决定不再回去,直接走到小区的门口打的就是了。

小区门口并没有见到停泊的出租车。那个地方,平常都会有两三辆车泊在那里等客,今天可能大雨在即,并没有闲车停放。

要去的地方是叫东胜大厦。考虑到从自家小区到东胜大厦也只十几分钟的路程,王春燕决定边走边打的。

但问题是,一旦步行起来,就不是那回事儿了。王春燕走在路上,不断地便能看见身边有载了客的出租车呼啸而过,却没有一辆空车停在自己面前。

走着走着,王春燕便发现,自己边走边回头拦车,不但车拦不上,并且还降低了走路的速度。

便决心步行走到东胜大厦,然而,暴雨就是在这时从天而降。雨点像洒落的豆子从天而降,雨敲打着路边的树木,树叶上便响起吧嗒吧嗒的声音;雨打在脸上,脸便生痛生痛的;雨落在眼皮上,王春燕便不自觉地用手护着自己的眼睛。

好在东胜大厦已是一步之遥。透过密密匝匝的大雨,辉煌的灯光,让雨中的大厦变得亲切而温暖。王春燕只能抱着饭盒无助地奔跑,孤独地奔跑。这个时候,没有谁能帮得了她,也没有谁会去帮她。

在城市冰冷的雨中,她仍是一个弱女人,一个不折不扣的弱女人。这种情景,多像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幕啊,那时她刚从乡下来到油田,她只是一个18岁的女子,年轻的女子,孤独的女子,无助的女子。

终于,她跨上了东胜大厦的台阶。站在大厅的那面巨大的镜子前,她看见了镜子中的那个自己。镜中的自己像一个十足的可怜的落汤鸡,尽管已是初夏,但身体却禁不住地发抖,就像站在隆冬的旷野里。她看见自己的头发乃至裙子,都被雨水淋湿浇透,出门前精心化下的浓妆,也被雨水冲刷得目不忍睹。

这还是自己吗?王春燕有点不敢去认镜中的那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分明就是自己,千真万确的自己。此刻,尽管置身于东胜宽敞而豪华的大厅里,王春燕脸上的水痕仍没干净,那是泪水透过密密的睫毛,从眼帘里奔涌而出所形成的小河。

王春燕把饭盒交给了前台的服务员,让服务员替她把装有饺子的饭盒,送到李小龙所在的房间,并且捎话给房间里的男人,让他早早回家。

见服务员温顺地点点头。王春燕这才放心地拿出手机,拉黑了李小龙所有的联系方式。

走出大厅里,王春燕发现,刚才还下得要死要活的倾盆大雨,此刻竟然奇迹般地停了。

她明白,这其实是一场过路雨。同时她还明白的是,过去的日子里,风流和浪漫不属于她,现在和未来也仍然不属于她。她只能过她熟悉的窘迫且乏味的日子,从目前的情形看,这种日子会一直持续到底。

作者简介:

尚长文,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二级作家。自九十年代起,在本刊陆续发表过多篇小说。作品先后被多家选刊和选本转载收录。曾获首届胜利文化英才奖、中石化十大优秀作家、胜利油田职工艺术家等荣誉称号。因创作成绩突出,两次荣立个人二等功。

责任编辑/文媛

_______

大数据告诉你:不是语文不用辅导,而是未遇快哉小课!


更多最新文章:

翰林道连载完整版均见“中文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