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 张三才用湿毛巾给陈义枫敷额头,王大年熬了一碗菜粥服侍他进食。 陈义枫感慨道:“这真是患难见真情啊,二位对我忠心耿耿,我对天起誓,这辈子若能翻过身来,必当厚报!” 王大

义门陈: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


第2章 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

张三才用湿毛巾给陈义枫敷额头,王大年熬了一碗菜粥服侍他进食。

陈义枫感慨道:“这真是患难见真情啊,二位对我忠心耿耿,我对天起誓,这辈子若能翻过身来,必当厚报!”

王大年心直口快:“少主您这话就见外了,就连我们的父辈都是你祖上捡来的孤儿,受陈氏厚恩。但凡还有点人性,就应该给陈家做牛做马来报恩!”

张三才亦道:“这话中肯。再说了,离开你,我们还能去哪?这整个天下都是他朱家的,还能往哪逃?少主你也真是的,一下子给那畜生那么多钱……”

“七十两啊!省得点花,够咱们这些人十年的用度了。”王大年也很惋惜。

“钱财乃身外之物,用光了再挣就是了。”陈义枫耐心的安慰着二位忠仆:“但如果惹急了陈祖善,用刀伤了你们,我得后悔一辈子。区区七十两银子而已,哪能跟你们的安全相提并论?”

“少主!你这人啊,就是仁义,对我们这些下人这么好……”王大年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张三才感动之下,叹道:“少主这样的好人,却只能在这破庙栖身,唉,这种见不得光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

这时,他们又听见了和尚诵经的声音,王大年苦笑道:“干脆咱们也剃度了,当和尚得了。反正也吃不到一点荤腥。”

王大年拍了拍他的肩,道:“知足吧,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行了。不也强似在山林里采野果子吃,常年忍饥挨饿不说,还没个住的地方,风吹雨淋的还要提防野狼和熊瞎子。”

三人正说着话,道衍大步踏进来,关切道:“贤侄,可好些了吗?”

陈义枫起身,摸了摸额头,道:“承大师挂怀,好多了,这会不烧了,头也不疼了。”

道衍拉着他的手,道:“可吓死我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陈老家主殁于兵灾,陈家就只逃出你这点骨血,你要是出点意外,我可就太对不住老家主的在天之灵了。”

“大师言重了,大师再生之恩,在下永世不忘。”自陈义枫病倒后,道衍亲选郎中为他诊脉,又多次派人送药,关怀备至。燕王府中事务繁杂,然而无论多忙,道衍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看这位后辈。

道衍只待了一会,和他寒喧几句,便急匆匆的走了。

外面下起了绵绵细雨,道衍也不备伞,每天他都是这样不停的奔忙。

王大年注视着道衍的身影,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少主,既然这道衍大师和燕王的关系非比寻常,可否请他帮忙,为你在燕王府谋个差事?”

“对呀!”张三才一拍脑门,竖起大拇指赞道:“大年,还是你脑袋灵光,我怎么就想不到呢?到时咱们成了燕王府的亲兵,再也不用像做贼一样的躲着了,还能吃肉喝酒……”

“大年,三才,你们给我记着!”陈义枫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今后这种话,再也不要讲了,刚才,我什么都没听到。”

二人如丈二和尚一般摸不到头脑,明明是个好主意,却不知少主为何这般阻却?

王大年实在忍不住好奇,问道:“少主,为什么呀?这明明是个好主意啊!”

“为什么?”陈义枫紧紧的盯着他,看的他心里发毛:“大年,你来。”

陈义枫转身走出禅房,揪下一株小草,连根拨断,扔在雨中,对二仆道:“这株小草,被这么多雨水滋养,能活吗?”

张三才若有所思,怔怔道:“不能,它没有根……再多的雨水也救不活它。”

陈义枫低声道:“这就对了,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咱们现在就是无根之草!咱们的身份太敏感了!贸然行事,只会给道衍大师惹麻烦,还会连累燕王殿下!”

“啊对!还是少主英明,思虑的远,不像我们这些粗人,说话没根,头上一句,腚上一句……”张三才看着少主稚嫩的脸庞,那上面写满了坚毅的神色。

明明只有十八岁,这智商,怎么比八十一的人还老谋深算啊!

陈义枫回到里屋,依旧是压低了声音:“这么多年的苦日子都熬过来了,不要急在一时!咱们会有出头之日的!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咱们现在和燕王毫无交情,交浅言深,人之死忌!”

王大年道:“少主,你识见非凡,必不是池中物,早晚会一飞冲天!但是,燕王贵为王爵,碍于咱们的身份,道衍大师为了防止泄密,又不能公然求燕王把咱们收进府中,以咱们的身份,要怎样才能和燕上拉上关系呢?”

“人与人之间,想要拉上关系,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陈义枫笑道:“让燕王欠我的人情就是了,这样就能顺理成章的拉上关系了。”

“什么?”二人大惊之下,嘴巴大张,简直可以塞进五只麻雀。

“咱们这身份,连要饭的都不如,燕王拥兵十多万,富甲一方,是这里的土皇帝……你要让燕王欠你人情?”王大年彻底被少主那逆天的思维给弄傻了。

张三才呆呆的说不出话来,不知少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陈义枫淡然道:“嗯,你是说我和燕王身份太过悬殊,没法让他欠我人情?也对,那就让我欠燕王的人情好了,欠到他把我当成家奴对待,这关系就算拉上了。”

对与陌生人建立关系这事,对陈义枫这个前世在超过千人的上市公司待过的人来说,实在是小儿科。上市公司福利好,工资高,人们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剧烈的利益冲突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无时无刻都在上演,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其猛烈程度一点也不逊色于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厮杀。

有了这样的阅历加持,虽然目前处境艰危,但陈义枫仍然不会绝望。

他要把自己的这身借力打力,纵横捭阖的本领全部施展出来!

王大年突然又想起一事,他挠了挠脑袋,说:“少主,这我可就不明白了。你刚才还说咱们身份敏感,不适合去燕王府,否则人多眼杂怕泄露身份,现在又说要和燕王拉上关系,你这前后矛盾啊!”

张三才更是一头雾水,他发现以自己的智商,实在适应不了少主的脑回路,干脆还是安安静静的站那听着得了。

“现在不适合披露身份,过段时间就可以了。”陈义枫言简意赅,这回倒是没卖关子。

张三才这才插了一句:“你是说咱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恢复义门陈的身份?何时?”

“该告诉你们的,我都会告诉你们,不该告诉你们的,一句也别问。”陈义枫两手抱在胸前,陷入了深思。

是的,燕王即将谋反这样的机密大事,我是不能提前告诉你们的。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成害!

二人呆立无语。

“请问道衍大师的侄子是在这吗?”蒙蒙细雨中,一个二十多岁,身材魁梧,眉清目秀,却没有胡子的人收起了伞,站到了门前。他手里用油纸包裹了一枚细参,参须露了出来。

陈义枫快步上前,非常热情的将此人迎进屋中:“正是,大哥快进来,别在外面淋着了。”

那人似乎觉得这声“大哥”叫的很温暖,便笑道:“我是个太监,公子你这般称呼我,可真是折煞我了。给你,道衍大师给你找的人参,让你补补身子。”

王大年赶紧接了过来。

“大哥,你我都是苦命人。”陈义枫在待人接物上有着超强的亲和力,他很自然的请来人坐下,又亲手给他倒了杯茶。

“是啊,都是苦命人。”那人喝了口茶:“多谢公子,这茶,很香。”

陈义枫道:“大哥客气了,大哥冒雨给我送人参,我这却没啥好东西招待大哥。”

这人见陈义枫为人谦和,待人真诚,虽初次见面,却似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热枕,很快便拉开了话匣子,与他攀谈起来。

二人越聊越欢畅,眼看来人要回去交差,陈义枫便道:“小弟名叫王小二,不知大哥叫什么名字?”

“马三保。”

陈义枫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

眼前这人,是一个目前没有丝毫地位,日后却举足轻重,流芳百世的人。

更多点击:月神镰刀《义门陈》

_______

大数据告诉你,人们都在读啥?

梁晓声呕心之作 《人世间》
编辑作家联荐好书 《黑暗物质三部曲》
村上春树的偶像 约翰·欧文小说精选

更多最新文章:

翰林道连载完整版均见“中文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