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朋友之间原有通财之义 洪武三十一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皇太孙朱允炆继位,是为建文帝。 这十多个月的时间内,陈义枫早把那本《义门经》翻来覆去又看了好几十遍,他和马三保的关系也益发融洽。 马三保

义门陈:朋友之间原有通财之义


第4章 朋友之间原有通财之义

洪武三十一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皇太孙朱允炆继位,是为建文帝。

这十多个月的时间内,陈义枫早把那本《义门经》翻来覆去又看了好几十遍,他和马三保的关系也益发融洽。

马三保闲暇时便来找他下棋品茶,有时替他买东西,有时则自己出钱请他。故而陈义枫那五两银子,直到现在还没花净。

马三保非常喜欢读书,更兼天资极高,对兵法和治国理政都领悟颇深。二人聚沙成地,用枝条在上上写写画画,一起模拟在战场上排兵布阵的情景,只当玩乐。

太监在燕王府是没什么地位的,平时受人喝呼,很多权贵压根也不把他当人看。然而马三保仍然能勤勤恳恳的干好自己的职务,面对无理责骂和鞭打,他一言不发。

他始终坚信,公道自在人心。

陈义枫这两间幽静的禅房,成了马三保那孤寂心灵的港湾,他早把陈义枫当成了亲弟弟,陈义枫也把他当成了亲哥哥。

“王老弟……”有一次他和陈义枫练习剑术,那柄铁剑是他买来送给陈义枫的,练着练着,他突然道:“算了,还是叫你兄弟吧,反正你也不姓王。”

陈义枫固然是悟性奇高,人家马三保也不是俗人。

“哈哈,你早就猜出这是我的假名了?那你为何一直不问我的真名呢?”陈义枫收了剑,问道。

“你不想说的时候,我根本没必要问,啥时你想说了,你自会和我说。”

“看剑!”陈义枫一剑刺了过去。

马三保扎好马步,举剑斜格,卸掉来剑的力道。双方打斗十余合,不分胜负。

义门陈家传剑术,虽然远远达不到天下无双的地步,但在战场上与敌人搏斗时自保,那是绰绰有余的。

这些时日,二人的剑术和学问都有进境。

又练了一会,道衍来了,马三保知道他们有事要谈,便先行告退。

道衍这回给陈义枫拿回来一碗燕窝。

自从上次送完人参之后,道衍又给他送过一次灵芝,这是第三次送名贵补品了。

由于之前常年风餐露宿,陈义枫的身子极度虚弱,道衍请去为他诊病的医生交代过,必须大补,否则大病复发,有生命危险。

不用说,这些东西肯定是从燕王府里拿来的,并且经过燕王首肯。

道衍早就和陈义枫说过,作为臣子,他收留朝廷钦犯的事不能隐瞒主上。但他只和燕王一个人说过,连燕王的儿子都不知道陈义枫的身份,甚至都不知道世间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燕王当时的答复很令道衍感动:“军师的故交,便是本王的故交,就留他在此吧,只是万事小心,切莫泄露身份。”

燕王这一招相当高明,既给足军师面子,又施恩给陈义枫。在本王的地盘上,本王不但保护你,还送你补品。潜移默化之间就把君臣名义定下,还不知不觉的把陈义枫绑上了自己的战车。

陈义枫没有理由不对燕王感动莫名,当即对道衍表示,待时机成熟,一定要面谢燕王。

道衍明白这句话的份量。

如果有一天燕王举大事,那时他手下所有能用的男丁都得上战场,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的儿子。

连燕王的亲儿子都要打仗,你这个道衍和尚的故交之子凭什么能够幸免?

你体弱多病关燕王屁事?

就因为看道衍面子,接连送你名贵补品调理身子,这些东西你能白要?

大战起时,这城中所有的人都得随燕王踏上征程,不去也可以,留下脑袋便可。

既然大家注定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就只能同生共死一条路走到黑。

那么现在你的选项就只剩下两个了:

其一、被动的等着燕王强征所有男丁入伍,这所有男丁自然也包括你陈义枫。

其二、主动投靠。既然免不了当炮灰的命运,那就尽量在燕王面前好好表现,当个死亡率略微低点的炮灰。

现在陈义枫明确表态了。

道衍曾问过他:“你不怕吗?前路凶险难测。”

他回答:“不怕。前路看似凶险,却一定能走通。”

“你当真不怕死?”

“不怕,也死不了。”

聊到这个地步,谁都无须多言了。

没人强迫他,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一生。

无论是像条狗一样憋屈一辈子,还是轰轰烈烈的去战场上闯荡一番,自己选择的路,自己承受结果。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毕竟来王府之前,道衍就告诉过他,这里并非安全。

可陈义枫还是来了,因为他只想求生而已。他觉得在这里,比在荒山野林里活下去的几率反而更大些。

所以道衍此次前来,只问了他一个问题:“新皇帝绝对不会放过燕王,双方势成水火只是早晚的事,你准备何时拜见燕王?”

“再等等。”陈义枫呷了口茶,慢慢的放下杯盖。

道衍这位天下第一谋士与陈义枫朝夕相处,平时与他谈论朝政、兵法,他对答如流,对很多事都能提出自己的见解,绝不似那些膏梁纨绔子弟。道衍早己对他刮目相看,既听他如此说,便也不再多问。

过了两天,马三保又来了,脸上有道鞭痕。

陈义枫很是心疼,指着伤处询问道:“大哥,这是怎么弄的?”

“没多大事,你别问了。”

“大哥不当我是朋友?瞧不起我是不?”

“这话见外了。”

陈义枫软磨硬泡,非逼他说。

“很早以前的事了。”马三保拗不过他,只好如实告知:“我在王府做事,不小心打坏了三公子的玉瓶,那玩意很贵。三公子大发雷霆,把我好一顿辱骂,还抽了我一顿鞭子,让我赔。算上利息,我这点可怜的俸禄,除去用度,每月都得赔他钱,得累计赔他十八个月才能还清。这不,时不时碰上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得挨他一顿鞭子。”

“你心里可真能藏事!十八个月,节衣缩食,还时不时买点吃的送我。你这般坚忍,不知当世还有几人能做到。”陈义枫叹道:“这期间你来我这里这么多次,每次都乐呵呵的,根本看不出有这么大憋屈事!”

“你不也苦熬了这么多年嘛。”马三保自嘲道:“咱们生来就是受苦的命,有什么办法?天下之大,又有几人能够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

“三公子,是不是叫朱高燧?”陈义枫问道。

“是,你这消息也忒灵了。王府中的人也认识。”马三保笑道。

陈义枫面色凝重,道:“大哥,你不够朋友。”

“为何这般说?”

“你遇到窝心事,自己憋着也不和兄弟说,分明没把我当朋友。”

“你小子,唉!真拿你没办法,你这可真是诛心之论。你是我在这地方唯一的朋友,但你的处境也不好,我和你说了又有啥用,只会让你心里也添堵。你反倒怪起我来。”

陈义枫从脖子上扯下黄金长命锁,那是小时候她母亲给他的。

红绳,扯断了。

“大哥,把它当掉,之后把钱还清,咱不受那狗东西的窝囊气。还三公子呢,为人这般刻薄,自己养尊处优,对苦命人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是我有错在先。”

“天底下,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死人才不犯错!你又不是故意的,打坏他一个玉瓶,赔就是了,还要利息,还打人!这种蠢猪,难成大器。燕王这几个儿子,老大和老二都比他强,燕王这位子永远轮不到他来坐,这夯货铁定第一个出局!”陈义枫越说越气。

燕王有三个比较出名的儿子,长子朱高炽以仁义著称,次子朱高煦以勇武为人所称道,只有这三子朱高燧,为人暴虐,狂妄自大,多行不法,民怨甚深。

一个破玉器,于一个王爷来说,不过玩物而已。

马三保做事精细,来王府这么多年就只出过这么一次篓子,如果能体谅他,他定会感恩戴德。

下人也是人,下人也知道报恩。

但如果往死里侮辱他的人格,还隔三差五的毒打一顿,只会彻底失去人心,徒增怨恨。

这位三公子平时从不懂得尊重别人,多年来广结仇人,这恰恰是为人处事的大忌。

“大哥,你啥也别说,你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马上当掉,还债去。”

马三保面露难色:“可这是你父母唯一的遗物啊。”

陈义枫语气笃定:“朋友之间原有通财之义。钱应该花在刀刃上,只要能帮大哥解决难题,这钱就花的值,否则挂我脖子上,也不过守财奴而已。”

二人推让良久,马三保死活拗不过他,最后只得含泪收下:“这辈子结交你这兄弟,叫人心中好生温暖。”

马三保欲转身离去。

“大哥,我的真名叫陈义枫。”

“义门陈?”马三保回头问道。

“你真厉害,一下子就猜中了。”

“有何难猜?你姓陈,又不敢披露身份,必是义门陈无疑。”

更多点击:月神镰刀《义门陈》

_______

大数据告诉你,人们都在读啥?

梁晓声呕心之作 《人世间》
编辑作家联荐好书 《黑暗物质三部曲》
村上春树的偶像 约翰·欧文小说精选

更多最新文章:

翰林道连载完整版均见“中文书屋”→